心中有花,满目皆花。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有钱人谭霸霸客串😂)

(九)

郑微和陈孝正从佳苑大厦回来就直接来到周渠办公室,一脸苦恼的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告诉周渠,“师父,佳苑大厦写的项目肯定有问题,债权结构复杂,产权年限不明晰,商住两用,人员混杂,问题一大堆,我们必须停止收购这个项目!”

周渠翻看了郑微的报告,“陈助理负责项目的评估和收购,陈助理,你有什么看法?”

陈孝正看了眼心急如焚的郑微,抿了抿嘴唇,“佳苑大厦的确问题问题,但是玉董那边……”

“昨天玉董打电话给我,兴茂集团对这个项目也很感兴趣,决定暂停其他项目,参投佳苑大厦!

周渠将文件夹放回桌子上,“佳苑大厦是有...

+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八)

深秋清晨有些微凉,空中弥漫的雾气轻薄似烟,晨风带着凉意吹落最后的枯叶,踩在上面沙沙作响。

周渠出门的时候,主卧的房门还关的严实,想来秦望舒还在睡梦中没有醒。

运动后微微喘气,鬓角渗出细密的汗水,周渠提着两人的早餐回到家。

秦望舒也已经起来了,简约的睡衣清爽的马尾脸上不施粉黛,没有工作时的冷淡严厉,沐浴在晨光中,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温暖柔软。

她正站在开放式的厨房里,手里摆弄着一个盒子。

周渠走过去将手里的早餐装到盘子里,“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柔声细语却得到了秦望舒不轻不重的回应,手里的盒子也塞进了周渠怀里。

是一个饺子盒,装...

+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七)

冯德生赶到兴宸总部的时候,门口只剩下一堆乱七八糟的花瓣,零散几个员工还在讨论邱继阳离职和他的女秘书当众被告白的八卦。

冯德生勉强维持自己的笑脸回到车内,将包里的文件夹拿出来,仔细看了一遍,又放了回去。靠在椅背上吐出一口气,收购佳苑大厦这个利润巨大的项目计划,就摆在邱继阳办公桌上,就等着邱继阳上报公司,结果就这个节骨眼上,邱继阳竟然悄无声息得倒台了!玉董的动作比他想象的更快,邱继阳说倒就倒!他也看明白了,玉董这是扶起周渠打下邱继阳,又要扶起陈孝限制压周渠了!

收购佳苑大厦,可遇不可求!

他需要在最快的时间拉拢陈孝正或者周渠!

陈孝...

+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六)


陈孝正的出现,打乱了周渠的计划,邱继阳和冯德生的资料被暂时锁进了抽屉。


自己这个副总才刚上位,玉董就请了一个海归到他手下担任总裁助理。总裁助理,意味着晋升前的过渡,那么就意味着有人给他让位,玉董是要彻底解决邱继阳了!而陈孝正,就是玉董提前准备用来限制自己的另一枚棋子?


秦氏继承人回国,特意举办酒会。


兴宸与秦氏也算多年合作伙伴,自然要出席。


周渠端着酒杯站在台下,颇为惊艳的看着台上侃侃而谈的秦望舒,冷淡而知性,要不是那件熟悉白色小礼服搭配墨色胸针,周渠几乎要以为是两个不同的人了。


台上台...

+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五)


久别重逢的两人,并不急着打破两人之间因时间带来的陌生感。


反而是一种重新认识对方的新奇体验。


背靠着茶几席地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面朝着沪江最繁华的黄浦江畔,隔开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室内一片静谧。


周渠递过去一罐啤酒,侧头看她豪爽的喝了一大口,“回来怎么跟我说一声?”


“我这次回来去来打战的,提前回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抬起手,修长漂亮的手指在空中虚划一圈,轻轻握住。


抬手喝了一口酒,周渠突然开口,“的确,袁长清在秦氏树大根深,不好对付!”


秦望舒呛了一下,惊吓的抬头去看他。


调整一下...

+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四)


夏末高温依旧,午后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秦氏集团高耸气派的大楼里,员工各司其职忙而不乱。


一个瘦小的身影快速从外面走进大楼,汗水紧贴着他杂乱的鬓角流入衣领,白色衬衫的被汗水湿透,衣角混乱的扎在西裤里。袁志顾不得其他急匆匆的上楼打开了总经理办公室。


办公室里秦氏集团总经理袁长清正打着电话,他年近半百,身材微胖,气色很好,脸上总带着笑显得整个人和蔼可亲。被袁志不打招呼的工作吓了一跳,瞬间笑眯眯的表情阴沉下来,狠狠瞪了眼亟待开口的袁志,口中依旧笑吟吟的与电话另一方谈话。


袁志站在办公室中间,刚刚汗湿的衣服被办公室...

+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三)


初春宁静的夜晚依旧寒气袭人,秦月顶着一头微湿的短发盘腿坐在飘窗上,窗户因为室内外的温差而起了一层水雾。


撑着下巴支在腿上,细长的手指在上面胡乱涂抹,目光透过朦胧水雾能看到窗外热闹繁华的沪江游轮,和灯红酒绿的不夜城市。


抬手将窗上的涂鸦抹乱,却依旧能分辨出“周渠”这个名字所在的位置。


独自一人时,她才肆意想着有关周渠的一切。


当她几乎抑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激动,想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周渠适时的打断了她,她不知道周渠是有心还是无意,但事后确实让她松了口气。这不是青涩的校园恋情,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就能欢欢喜喜无忧无虑在...

+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二)


人行天桥是个预算大概一千五百万左右的小工程。


从勘察现场到开土动工,不过两周时间,秦月跟着周渠把项目部安在了施工现场。


周渠是个认真细致的人,大多时候都待工地项目部办公室里,偶尔也会带着秦月去施工现场看看。


他性情温和,几乎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动火,对秦月的勤奋努力不吝夸奖,对她粗心忽略的问题也能及时指导。


忙时尽量安排她休息,闲事带她上街观察其他同类项目。


两人在工作上默契非常。


秦月的成长几乎可以说是周渠手把手教的。


临近工程工期结束,秦月更是不敢大意。


“周工,...

+

照渠

剧版致青春

周渠×原创女主


为庆祝沪江市中心的高档小区瑞雪华庭成功竣工验收,东方兴宸集团特地举办了这次庆功宴,施工下属分公司,监理单位,和合作建材公司等等齐聚一堂。

东方兴宸董事长玉镜玉董事长致辞后,全场掌声雷动,气氛热烈起来,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也是与合单位高层交流的好时机。

“周渠啊,来,我敬你一杯!”

“我也敬你一杯,第一次当项目经理,就干了一票大的!”

“这次瑞雪华庭竣工验收,你可是在玉董面前露脸了!以后可别忘了我们这群老同事啊!”

“就是就是,来!干了这杯酒!”

作为东方兴宸分公司项目部长,这次瑞雪华庭的施工单位项目经理,周渠被灌下去不少酒。...

+

想了两个晚上 熬夜看完致青春 记了笔记 

然后脑子里一片空白😂


+

记个脑洞

东方兴宸副总周渠和隔壁楼母老虎女总裁

就这样 

我去补剧了【好烦看电视剧……

+

梦镜

又做梦了。


这些年来断断续续的进入奇怪的梦境。


有时候是战火纷飞硝烟四起的前线战场,有时候是惊心动魄的地下行动,有时候又是温馨和睦的聚会,或者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商场。


“你来啦!”紧张带着雀跃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是她,一个莫名其妙时不时出现的女人,她总是喜欢穿着漂亮的旗袍,将她姣好玲珑的曲线凸显出来,乌黑的发髻盘在脑后,总是端庄优雅的坐着等他。


“嗯。”王天风穿着笔挺的军服,轻轻应了一声,环顾四周。


“这回这儿是哪里?我还是第一次来呢!”她好奇的打量着这间收拾地整齐干净的房间,办公桌整整齐齐摞着一堆文件,茶几上也分散着写着密密麻麻字迹的纸张,可惜...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有私设


(十七)


一场秋雨一场凉,今年的秋雨来的比往年都要早些,昨儿个还是晴空万里天清气朗,今儿就细雨绵绵淅淅沥沥下了一夜。

燥热的气温有所下降,虽说有雨,但反倒是更适合出门游玩。

陈绍聪兴致勃勃的拉着扬子轩和楚珺,给他们安利自己的计划,“雨中漫步不是很浪漫吗!”

“你想想,你和你喜欢的人,共撑一把伞,在水乡古镇漫步……”陈绍聪不遗余力用尽全身文艺细胞描绘美好场景,说得扬子轩牵着楚珺的手一脸向往。

在场明面上唯二的两对兴致勃勃准备出去。

“陆晨曦,走走走,一起玩啊!”

“你和杨羽出去腻歪,我去干嘛?滚滚滚!”一转脸就变了个脸色,瞥了眼站...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有私设


(十六)


初秋的凌晨带着些许凉意,天色还笼罩在一片灰蒙中。


古镇上的人们还在沉睡中,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寂静。


陆晨曦戴着耳塞慢跑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寻着指示慢慢朝着山寺所在的那座山跑去。


登上石阶,沿着曲曲折折地山路慢慢向上攀爬,偶尔遇到一两个慕名而来观看日出的游客。


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间隐约能看见山寺掩在林木后的一檐屋角,一片灰蒙中能听见林中若远若近的鸟啼和隐约传来的悠远低沉的撞钟声。


由慢跑快步到一步一步静下心来慢慢登高,陆晨曦深吸一口气,清新微凉的空气令她精神一震。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根...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有私设


(十五)


这个湖心的小岛面积不大,中间建了个小木屋,放着租借的烧烤用品。初秋的夜晚,还有一丝燥热,但湖吹来的夜风带着氤氲的水汽,吹拂在脸上,令人精神一震,洗去一身燥热。


扬帆坐在椅子上陪傅博文说这话。


“你三高,你少吃点啊!”扬帆拿过傅博文手里的鸡翅塞进自己嘴里,面上一副我为你好我勉为其难的表情,心里倒是感叹起庄恕的手艺还真不错。


傅博文无奈只能啃着陆晨曦送来的烤糊的馒头片和金针菇。“你留一个给我啊,你们都大鱼大肉的忍心我一个人啃草?”


“嘿,为你好还怪我了?行行行,吃吧,回头我就给陆晨曦说,看她不盯着你吃饭!...

+

恨不得伸进屏幕里打齐韵

齐震好宠啊啊

笑得多苏多好看啊

甩袖子又man又帅啊

骑马射箭还会造反

长得那么好看

怎么忍心让他伤心啊啊啊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有私设


(十四)


陆晨曦眯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发现时间还早,而且车竟然还在高速上龟速移动!


扭了扭略僵硬的脖子扭头看扬帆,发现他正拿着水杯喝水,也许是余光瞥到陆晨曦突然醒来还一瞬不瞬盯着他看,扬帆手下一颤,水杯里的水从嘴角漏了一些出来,“咳咳……”


陆晨曦还是第一次看到扬帆那双漂亮的桃花仿佛水光潋滟泛起阵阵涟漪,眼眶染上艳丽的红痕,连轻轻颤动的眼皮都变得通红一片。扬帆用手背掩住口鼻轻咳,但那道水痕却没来得及擦拭,水迹从他下颌一路延伸到由于呛咳而微微凸显着青白细筋的脖颈,然后缓缓消失在扬帆微敞的衬衫领口。


陆晨曦盯着扬帆滚动的喉结和那...

+

初心

番外


经调查扬帆在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方面涉嫌经济问题,但郦峰泥石流事件,和此次肺感染事件,扬帆表现突出,领导仁合医院攻坚克难,战胜疫情。经研究决定,停职一月,扣发半年奖金,留院观察一年。


扬帆林卿趁着停职不仅办了婚礼,还跑去林卿生活了二十年的澳洲去度蜜月。


碍于林卿只被批了半个月的假,扬帆万分不愿的结束了两人的蜜月之旅。


扬帆停职一月,这才过了大半,林卿又要回去上班了。


“傅师哥就不能大方点吗?才半个月就要你回去上班!”扬帆皱着眉收拾东西。


扬帆停职后,傅博文被请回医院暂时主持工作。


“能有半个多月已经不错了!”林卿一一将准备的伴手礼装好,准备带回去送...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有私设


(十三)


国庆假期的第一天早上,天清气朗,十分适合出门游玩。


八点整,仁合高中高三组全体老师在校门口集合,坐上了傅博文安排的一辆豪华大巴准备去陈绍聪计划里邻市的度假村。


钟西北将手里的小行李袋放在行李架上,扶着椅背环顾了一圈,发现除了后面一群兴致勃勃的同事,并没有看到扬帆和陆晨曦。


“傅哥,扬帆和晨曦又迟到了?”


傅博文舒舒服服端着拿着保温杯喝茶,回头扫了眼后面吵吵闹闹的众人,对坐在旁边的钟西北说“子轩早上的飞机回美国,扬帆去送了,咱们不用等他。”抬头朝和杨羽说笑的陈绍聪喊道,“绍聪,晨曦呢?”


“嘿嘿嘿,司...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有私设


(十二)


“扣扣”


“进!”


扬帆正低头泡茶,随口让来人进来,只听见开门声,来人却不说话。


纳闷着抬头,发现是陆晨曦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


“你安静的时候,还真不像陆晨曦!”扬帆放下水壶,招手让她进来,“进来吧,来找我是又惹什么事了?是砸了刘长河的杯子还是扔了王忱的文件夹?”


陆晨曦别扭的坐在扬帆对面,伸手接过他递来的茶杯,温热的茶水将她微凉的手指染上暖意。


“我来找你难道就只有惹事的时候吗!”陆晨曦被扬帆温温和和的调侃,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又习惯性的反驳扬帆说的话。


扬帆歪头看她,一双桃花眼水润...

+

【刘奕君生贺文】仁合高中日常(番外)

【生日礼物】


扬帆的生日是在高考后的一周,但是已经离开学校的高三考生没人会在意,他们自顾自的享受着紧张的高考后和忐忑的公布考分前这段肆意的时间。


扬帆自己也不甚在意自己的生日,往往是在当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才有空看一眼手机,在数条信息提醒下,才恍然自己的生辰即将过去,独居的人偶尔会后知后觉的给自己下一碗清水面自斟自饮一杯红酒,潦草的渡过,但更多时候是回了感谢的消息就自顾自备课或是研究课题。


今年的生日像往年一样,但又有点不一样。


扬帆在这一年里终于牵到了陆晨曦的手,仁合最大的矛盾方在众学生大跌眼镜众同事心照不宣的情况下走到了一起。


两个骄傲着不肯轻...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


(十一)


酒足饭饱后,大家懒散地四散开来闲聊。


“假期我们去哪儿玩?”陆晨曦打着饱嗝趴在护栏上吹风。


侧头看到扬帆坐在一群中老年中间,不知道听到些什么,笑的温文尔雅,即使是依旧燥热的九月底,还是穿着严实,白衬衫领口开了两颗纽扣,露出了一段白皙的锁骨。袖口挽了几圈,动作间小臂肌肉若隐若现,下摆扎在西裤里,修身的衬衫被他不同于温和气质的健壮身材撑的有着紧绷。指节分明的手端着茶盏喝茶,陆晨曦完全没注意陈绍聪在旁边的絮叨,目光在那滚动的喉结上停留了几秒,一把捂着鼻子将脸扭到一边!


陈绍聪浑然不觉陆晨曦的异样,继续安利他的假期计划,...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如山


(十)


扬帆在陆晨曦的尖叫声中开启了新的一天。


通过物证——断成两截的钥匙,以及陆晨曦残余的记忆,在扬帆指出那扇被堵了锁眼的门后,她羞愧的捂着脸躲进卫生间。


“所以我昨天到底说了什么没有?”坐在马桶盖上喃喃自语,反复确认自己没有喝醉了对着暗恋对象剖析内心,陆晨曦才松了口气。


扬帆坐在餐桌边上看书,旁边放了一份早餐,见陆晨曦磨磨蹭蹭从卫生间里出来,“过来吃早餐。”


陆晨曦磨蹭走到他面前却没有坐下,扬帆诧异的抬头看她,“扬主任!我昨晚没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吧?”


扬帆惊讶地看她罕见的不安的表情,忍住笑意一脸...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如山


(九)


即使陆晨曦明确拒绝了薛峦,他还是不打算放弃,“你现在没有男朋友,我当然可以重新追求你!”


陆晨曦完全无视了他的自说自话,反正也没几天薛峦就得走了。


但是他无时无刻的骚扰还是给她的日常教学工作造成看一定的困扰。


而且自从确认了自己确实是喜欢上那个跟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人,她的心情就没有明朗过,对上扬帆这样的人,这件事妥妥的没有希望啊!


周六晚上,嘉林市有名的酒吧一条街。


酒吧内乱哄哄的,音乐震耳欲聋,一群年轻人在舞池里肆意扭动身体,令人眩晕的灯光闪动着。


受够了薛峦的骚扰,陆晨曦和陈绍聪坐在...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如山


(八)


薛峦在特长班门口等着陆晨曦下课,他到仁合已经快半个月了,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和陆晨曦好好说话。


听说昨天她又去了扬帆办公室,然后脸色难看的出来。


他自然以为是扬帆以权压人,陆晨曦脾气直,肯定是办公室倾轧排挤的小可怜。所以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迫不及待的想要来好好安慰她。


陆晨曦在上最后一节课,余光瞥到门口的影子,颇有些厌烦。


薛峦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出现在她面前,然后带着一种令人费解的自信认为陆晨曦会回到他身边。


特长班的同学们下课去吃晚饭了,教室里没有一个人,薛峦不见陆晨曦出来,就直接进去了。...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如山(扬帆未婚单身设定)


(七)


扬帆放下手里电话,扣在桌子上。


他有点搞不懂自己的想法,几天不和陆晨曦对上,还浑身难受了?这么巴巴得上赶着送礼传消息的!


老李腿骨折了,高一组的化学老师不够,只能在老李回来前临时聘请一个代课老师,在名单里看到薛峦的时候,他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想把这个人踢出去的。


但是在所有拟聘名单里,薛峦是最佳的选择。


陆晨曦和薛峦的恩怨情仇他有所了解,但在他看来那只是学生时代青涩的回忆,应该不会对陆晨曦的工作造成困扰!


同意聘书以后,他还是打了个电话给钟西北,故意借他的口告诉陆晨曦,也算提前打...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如山


(六)

陆晨曦盯着这个被扬帆随手塞过来的盒子已经看了十分钟了,放下抱在胸前的手,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盖子。


是一只钢笔,深蓝色的,漂亮的钢笔。笔帽笔杆上绘有精致的星座图案,伸手拿起来手感微重,指尖从银白色的星座连线上划过,在刻了暗纹的笔帽上轻轻点了点。


扬帆也有眼光好的时候!


托腮盯着笔看了半晌,又不免疑惑扬帆的目的,总不能是纯粹的礼尚往来吧?


扬帆这人心机深沉,每次有什么动作,吃亏的最后都是她!


陆晨曦决定保留意见,警惕起来!


原以为那次和家长的闹剧会让1班的孩子们对她有意见,但是没想...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如山


(五)


教师节是周末后的第一天,午休后,陆陆续续走学生来办公室给自己喜欢的老师送小礼物,譬如手工的小饼干,亲手制作的小玩偶等等。


陆晨曦趁午休时间,悄悄地那些礼盒往扬帆办公室走。


“陆老师?你好!”新来的物理老师庄恕站在扬帆办公室门口。


“你好,庄老师!”陆晨曦点点头,“庄老师怎么在这?”

“扬老师在会议室开会,让我来拿一下文件。”庄恕老老实实回答,“陆老师,我先走了!”扬扬手里的文件夹,转身走了。


陆晨曦等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环顾四周,发现没人,才打开门进去。


扬帆的办公室里,有一股茶香,味道虽淡却沁...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如山


(四)


家长会后就是周末,偌大一个操场上没有一个人,夏季的夜晚总是来的很晚,临近晚餐时间,天色还是亮的很,坐在看台上,能看到漂亮的火烧云越烧越红,然后随着阳光的消失像是燃尽最后一点火种,由红变暗,最终消失和夜色融为一体。


陆晨曦坐着发了会儿呆,天色就已经黑了下来,隔壁球场上的灯都亮了,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在那里跑动。


陆晨曦从没有在这个时候在操场上出现过,一时间对那个打球的人起了点好奇心。


慢慢走近,那一声声篮球拍地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是扬帆?


陆晨曦陡然一惊,她想过很多人,独独没有想到扬帆。...


+

仁合高中日常

现代AU

全员教师

扬陆

私设如山


(三)


开学摸底考试后,是一次针对高三年级的家长会。


陆晨曦自觉自己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但是教学质量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她自从来到仁合高中,就没有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难堪过。


高三1班是高三年级的重点中的重点,所有的老师都是从高一就开始磨合的,大家相处的就像一家人一样,但是突然有一天,来了陆晨曦这么个外人,即使同学们没说什么,但是难免将她和原先的英语老师对比。


对比结果当然是她仁合炮仗哪哪儿都比不上他们原先温柔体贴的陈老师的。


所以当知道在这高三人生的重要节点上,学校竟然给自家孩子换了个没有带过高考班的老师来上英...

+

© 人人乂 | Powered by LOFTER